香港跑马群

当前位置:主页首页 > 毕业论文 > 文学 > 古代文学 > >

新时代文学当具中国气质与时代精神

来源::网络整理 | 作者:管理员 | 本文已影响

【智库答问】

编者按

7月16日,习近平总书记致信祝贺中国文联中国作协成立70周年。在贺信中,总书记高度肯定了新中国成立70年来广大文艺工作者的重要贡献,并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呼唤着杰出的文学家、艺术家。中国文学具有什么样的突出气质、特色优势?进入新时代,文艺工作者该如何记录新时代、书写新时代、讴歌新时代?如何创作无愧于时代、无愧于人民、无愧于民族的优秀作品?如何讲好生动精彩的中国故事?光明智库邀请多位专家学者,围绕这些话题进行探讨。

本期嘉宾

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总编辑、中国文学批评研究会会长  张江

福建省政协原副主席、福建省社会科学院院长、中国文艺理论学会会长   南帆

上海交通大学人文学院院长、欧洲科学院外籍院士、中国比较文学学会会长   王宁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副会长、中国文学批评研究会副会长   程光炜

1、优雅、含蓄和韵味是最中国的文学气质

光明智库:和世界上其他国家的文学相比,中国文学的独特气质有哪些?哪些特质最吸引国外的目光?

南帆:中国古典文学对于其他国家的读者具有很大吸引力。漫长的文明史,古老而神秘的东方哲学,唐诗宋词之中的优美意象和优雅风度,天人合一,儒道互补,如此等等。例如,《红楼梦》把远古的神话、历史的演变、18世纪中国的日常生活和风土人情以及形形色色的人物有机结合在一起,成为极具民族文化风格的伟大作品。中国古典文学独一无二的特色以及艺术高度,在其他国家读者面前显现出巨大魅力。

同时也必须看到,由于种种文化隔阂,外国读者不可能完全理解中国古典文学包含的各种主题以及艺术风格。不少外国读者阅读中国古典文学时带有猎奇心理,甚至有意无意地显现出西方中心主义的倾向。而对于中国现当代文学,外国读者缺乏一个完整的印象。这种状况必须通过更为深入的人文交流逐渐改变。

王宁:中国古代文论中经常强调一个作家的精神气质,认为这是其与生俱来的精神特征。曹丕曾说,“文以气为主,气之清浊有体,不可力强而致”。他所说的“气”就是文气,即一篇文学作品的精神气质,它是难以传承的,更难译介到国外。

我在国外讲学时,经常很耐心地向西方听众解释中国文学的这一特征,得到的反应常常是:中国文学确实没有什么理论可言,更难用一种规则来概括。随着经济全球化时代的来临,越来越多的中国文学作品被译成多种世界语言,那些探讨较为普适性的问题且具有较强故事性的作品,比较容易被国外读者所理解。而那些具有强烈民族地域特征的作品则很难为他们所理解和欣赏。这就要求翻译者在忠实地翻译这些作品的同时,采用跨文化阐释的方式作一些解释和阐发,而不能拘泥于字面的忠实。同时,在译介这些作品时也要配上适当的评论性文字,这样才能有效地向世人讲好中国故事。

程光炜:中国是一个文教传统深厚的国家。中国人的文学气质,突出表现在诗歌和散文创作方面。说中国是一个具有诗人和散文家气质的国家,从这个角度看是成立的。也因为如此,中国传统文学中,神话和小说不是强项。虽然唐宋就有志怪、传奇小说,明清出现了四大文学名著,但是直到20世纪初,真正意义上的现代小说创作才涌现为一种潮流。最近几十年国外汉学的主要注意力,集中在中国古典诗歌和散文方面,而且有很高的学术成就,比如美国哈佛大学宇文所安的唐诗研究。

在外国读者和研究者心目中,中国文学的优雅、含蓄和韵味,是他们最为欣赏的东西,也被认为是“最中国”的文学气质。

2、社会历史的激荡风云构成了文学的优势与潜力

光明智库:您认为,中国文学的优势在哪里,未来的潜力在哪里?

张江:新时代中国文学最大的优势有两个,一是它背后有5000年绵长而厚重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二是它植根于新中国成立70年特别是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人民波澜壮阔的伟大实践。

纵观中华民族数千年文学发展史,自老庄孔孟到屈陶李杜,再到鲁郭茅巴老曹;从《诗经》《楚辞》、汉赋,到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等,汇聚成光辉灿烂的中国文艺历史星河。作为中华文化的有机构成和民族精神的集体记忆,它们是中国文学屹立于世界文学之林的坚实根基,也为新时代中国文学的创新发展提供了不竭源泉和无尽宝藏。

新中国成立70年特别是改革开放40年来,这片土地上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巨变,以及人们观念上、精神上、心灵上的震荡、碰撞、更迭,有太多的故事值得讲述,有太多的情感值得抒发,为作家、艺术家提供了无限的素材、丰沛的营养和鲜活的体验。这是中国当代作家、艺术家最大的财富。

不过,纵观这些年的文艺创作,能够与这个伟大时代相匹配的作品还不够多,庄严厚重、气势恢宏的史诗之作更是少有,震撼民族心灵的精神气象,天风浪浪、海山苍苍的合唱尤为鲜见,其中原因值得深思。

南帆:近现代以来,中国社会历史的激荡风云构成了文学的优势与潜力。无论是故事题材、精神气质还是审美意识,中国社会历史的独特发展道路为中国现当代文学提供了极为丰富的素材。这是中国故事的真正基础。能否文学地再现这一段社会历史,展示历史画卷之中各种生动的人物形象,显现历史的曲折和发展方向,把中国故事讲得生动、深刻,继而使其成为世界文学的重要组成部分,这是对中国当代作家的重大考验。

文学是以形象把握社会历史,在日常生活中发现主题。如果不是植根于人民、植根于生活、植根于大地,文学不可能做到这一点。许多人把作家和艺术家形容为时代精神的先行者,并不是说他们具有先知先觉的才能,而是因为他们长期深入生活,熟悉人民群众的愿望和要求。

程光炜:19世纪尤其是20世纪后,全世界都进入了小说时间。小说超越诗歌、散文的地位,成为文学的主流。随着现代民族国家的纷纷出现,随着经济全球化进程的加快和大众文化、消费文化的兴起,“讲述故事”成为很多作家的诉求。在这种情况下,不难想象,为什么中国第一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会是小说家。从诺贝尔文学奖获奖统计看,小说家的数量也超过诗人和散文家。


分享到: 更多

随机阅读TODAY'S FOC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