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跑马群

当前位置:主页首页 > 生活课堂 > >

欢瑞世纪“隐雷” 被刻意掩盖的平仓风险或涉误导性陈述?

来源::网络整理 | 作者:管理员 | 本文已影响

记者逐一梳理欢瑞世纪2016年11月以来与公司股东质押相关的逾50份公告发现,尽管欢瑞世纪刻意淡化、弱化控股股东的平仓风险,但现实却比其“轻描淡写”表述要严峻得多。而从欢瑞世纪控股股东不断延长宽限期的举动来看,其对于质押平仓风险似乎已无太多解决办法。

在业务、财务、资本运作等焦点视角之外,市场长期忽视了欢瑞世纪一个更为直接、重要、甚或致命的隐患——控股股东股权质押问题及平仓风险。

这或许是欢瑞世纪近半年来信息披露策略的另一隐衷:回避提及相关信息,不予披露最新进展,极力淡化平仓风险。

刻意为之的选择性信披,在保护大股东及关联方利益的初衷下,牺牲了中小股东的知情权,放大了他们的投资风险。

近日,在回复监管部门问询时间接释放“影视剧储备丰富”的利好,让欢瑞世纪迎来久违的股价大涨;但同一份回复函中“控股股东质押股份不存在被平仓风险”的表述,却与实际情况相悖,有着误导性陈述的嫌疑。

事实上,不仅《天下长安》的播出“无期”为欢瑞世纪经营业绩埋下了“明雷”,控股股东悬而未决的股权质押问题,在公司股价持续下跌的背景下,更成为其挥之不去的“梦魇”。

记者逐一梳理欢瑞世纪2016年11月以来与公司股东质押相关的逾50份公告发现,尽管欢瑞世纪刻意淡化、弱化控股股东的“平仓”风险,但现实却比其“轻描淡写”表述要严峻得多。

首先,欢瑞世纪强调控股股东质押股份不存在被平仓风险,但现实是控股股东的大部分持股早已跌穿券商之前设定的平仓线,目前只是由于相关券商对其给予了一定宽限期才暂时不存在平仓风险。

其次,早前欢瑞世纪股价跌至7元至8元时,公司控股股东便已频频拉响质押“平仓”警报,如今公司股价已跌至4元区间,欢瑞世纪反而对此“失声”,近一年多来未主动披露过相关事项的进展,颇有迷惑中小投资者的意味。

而市场最为关心的是,欢瑞世纪控股股东究竟与相关券商(及资金融出方)达成了怎样的协议,使得后者拥有了极高的容忍度,即在股价大幅跌穿平仓线的背景下依旧给予其长时间的宽限期?这样的宽限期还能持续多久?会否有一天突然终结?结束后控股股东是否有解决方案?是否会引发股价大跌、欢瑞世纪控制权强制变更及一系列连锁风险?这些关键问题,都亟待明确解答。

避重就轻 平仓风险与日俱增

欢瑞世纪在信息披露环节“报喜不报忧”的行事技巧,在其7月6日回复深交所年报问询函中体现得淋漓尽致。

在该份问询函中,监管部门抛出的一个问题异常醒目。即要求公司补充披露控股股东被质押的股份是否存在被平仓的风险,以及如果发生违约处置风险,公司实际控制人拟采取的补救措施。

对此,欢瑞世纪回复称:“控股股东被质押的股份目前不存在被平仓的风险;如发生违约处置风险,本公司实际控制人拟采取的补救措施是延长宽限期限和筹措现金进行补充。 ”

需要指出的是,早在一年前,深交所就曾针对公司控股股东质押股份是否存在平仓风险一事向公司进行过问询,监管部门连续两年追问同一事项显然是“有的放矢”。而欢瑞世纪看似轻描淡写的回应究竟属实么?

欢瑞世纪的控股股东结构较为复杂。根据欢瑞世纪7月6日更新后的2018年年报显示,公司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包括欢瑞联合、天津欢瑞、浙江欢瑞以及自然人钟君艳、陈援、钟金章、陈平、钟开阳,合计持有公司股份2.9亿股(其中有限售条件流通股2.83亿股,无限售条件流通股0.07亿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29.54%,实际控制人为钟君艳、陈援。截至去年末,其控股股东阵营持股共计质押2.49亿股,占其持股规模的86.07%。

而在最新回复深交所问询中,欢瑞世纪特别提及了控股股东成员之一的天津欢瑞今年5月提前还款解除质押的情况,使得控股股东阵营整体质押比重降至最新的77.68%。公司似乎想通过整体质押比重的降低,来进一步暗示控股股东不存在质押平仓风险。

不过,记者对欢瑞世纪过去一年多以来所发公告的梳理发现,作为公司控股股东核心成员的欢瑞联合、钟君艳等实际上仍面临着质押平仓风险。

欢瑞世纪为何只选择性披露天津欢瑞降质押杠杆的举措,而不披露其他股东面临的质押平仓风险?

有意思的是,记者日前以投资者身份拨打了欢瑞世纪董秘办电话,却得到了与公告披露内容截然相反的答案。

“因当前股价低于平仓线,控股股东质押股份是存在平仓风险的,不过大股东方面跟券商、资金融出方达成了协议,已经延长了宽限期。”公司相关人士称。

需要指出的是,自2018年5月后,欢瑞世纪便不再主动披露欢瑞联合、浙江欢瑞、钟君艳、陈援与券商间已暴露平仓风险的后续进展,而与去年5月初每股7.5元左右的股价相比,公司目前股价已落至4元左右,形势显然已进一步恶化。

“由于现在没有出现被强制平仓的情形,我们也就一直没有提示这个事。除非,比如说法院或者券商发了警告、通知(大股东)必须什么时候补钱或怎么着,到那个时候我们才发公告。”欢瑞世纪上述人士表示,目前的状况与2018年5月时的状况没有发生变化(指一直处于宽限期内),公司就没有发公告。“不然我每天都发啊,每天让你(指投资者)紧张一次啊?”

言下之意,只有当公司控股股东相关质押的平仓风险演变为残酷的现实时,欢瑞世纪或许才会发布这一“重大利空”消息。

那么,欢瑞世纪控股股东如今面临的质押平仓隐患又是如何产生的?

激进质押埋下致命隐患

欢瑞世纪控股股东阵营的大部分持股,是通过2016年重组运作而得来。当年末,星美联合(欢瑞世纪前身)以发行股份的方式完成了对标的资产欢瑞世纪100%股权的收购,陈援、钟君艳、浙江欢瑞等由此获取了星美联合的大量股权。

此后,为本次重组专门设立的欢瑞联合,又通过参与配套募资的方式获得欢瑞世纪1.07亿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10.87%)。至此,以陈援、钟君艳为代表的欢瑞世纪控股股东阵营对上市公司的持股比例增至28.82%。

然而在上述重组交易完成后,陈援、钟君艳方面便立刻显现出对资金的饥渴。记者注意到,就在重组所获限售股上市(2016年12月6日)后仅隔数日,陈援、钟君艳、浙江欢瑞分别将所持881万股(占其当时持股100%)、5664万股(占其当时持股100%)、4919万股欢瑞世纪股份,于2016年12月14日同时质押给中信证券。

与之类似,欢瑞联合也在参与配套募资后不久,在2017年2月6日将所持有的1.055亿限售股(占其当时持股的98.92%)质押给方正证券。此外,欢瑞世纪控股股东成员钟金章、天津欢瑞等在此期间也陆续做过质押融资。

而在前述多份股票质押交易公告中,欢瑞世纪均表示相关股东质押风险可控。未曾想风险在几个月后便快速到来。


分享到: 更多

热榜阅读TOP

本周TOP10

手指甲“月牙”反映健康状况 中医

手指甲“月牙”反映健康状况 中医

中医专家表示,中医从指甲上的月牙诊断一个人的健康是科学的,而且有一定的道理。健康人的月牙应该有七八...